2017年

官方智库改革建议“尺度很大” 提出改革时间表

2013-10-27 10:13 陕西新闻网 点击次数 :

  南都讯 据中新社报道,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11月召开。日前,作为中国官方高层智囊机构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首次向社会公开了其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交的“383”改革方案总报告全文,勾勒出一幅详尽的改革“路线图”。

  公开信息显示,负责方案制定的国研中心课题组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与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担纲领衔。

  许多提法“尺度很大”

  所谓“383”方案,是指包含“三位一体改革思路、八个重点改革领域、三个关联性改革组合”的中国新一轮改革路线图。

  南都记者注意到,此次报告涉及行政审批制度、反腐倡廉制度、土地制度改革、财税体制改革等内容,不少提法“尺度很大”。

  比如,在反腐倡廉制度方面,报告提出,要建立廉洁年金制度,公职人员未犯重大错误或未发现腐败行为的退休后方可领取。规范岗位权责,减少政府官员自由裁量权,构建“不能贪、不敢贪、不愿贪”的防腐机制。率先从公共部门及国有企业领导班子和新提拔干部做起,加快官员公布个人财产进度。

  在土地制度改革方面,报告提出,在规划和用途管制下,允许农村集体土地与国有土地平等进入非农用地市场,形成权利平等、规则统一的公开交易平台,建立统一土地市场下的地价体系。完善土地租赁、转让、抵押二级市场。随着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直接入市,相应收缩政府征地范围,逐步减少直至取消非公益性用地的划拨供应。在集体建设用地入市交易的架构下,对已经形成的“小产权房”,按照不同情况补缴一定数量的土地出让收入,妥善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

  此外,报告提出,引导、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行使行政诉讼手段,维护自身正当权益,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行政职权。选取“民告官”典型判例,进行适当宣传。鼓励公益诉讼,允许集体诉讼,以减少上访和群体性事件。

  提出改革时间表

  除了为改革制定“路线图”,报告还给出了改革的“时间表”,建议将改革分为三个阶段,即2013年至2014年的近期改革、2015年至2017年的中期改革和2018年至2020年的远期改革。

  据了解,此方案已形成名为《新一轮改革的战略和路径》的读本,并交由中信出版社出版,全书将于11月初上市。

  此次报告受到高度关注的最重要原因在于,其领衔人之一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

  国家发改委的官方网站显示,刘鹤从今年3月起还担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多名党政系统人士和学者昨日对南都记者说,383方案只是一个研究成果,是一家智库为改革提供的建议。

  报告解读

  A

  集体土地直接入市

  小产权房有条件转正

  补缴土地出让收入,解决小产权房历史遗留问题

  在土地制度改革方面,“383”方案提出在规划和用途管制下,允许农村集体土地与国有土地平等进入非农用地市场,收缩政府征地范围。对已经形成的“小产权房”,按照不同情况补缴一定数量的土地出让收入,妥善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

  按照现行的土地管理制度,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属集体所有。农村集体土地不能进入城市建设,必须经过征地变为国有土地。而低价从农民手中征地再高价卖出成为很多地方政府重要的收入来源,是为“土地财政”。这种土地二元结构导致农民享受不到土地增值带来的益处,成为征地拆迁矛盾多发的根源。也因为如此,许多专家建议将农村集体土地直接入市作为改革土地管理制度的重要突破口。

  农业部政策法规司原司长郭书田认为,解决土地的市场化问题,将农村集体所有制土地与城市土地一样纳入市场化路径是可行的。目前土地制度的最大问题在于,农民的产权得不到保障,地方政府垄断了土地一级市场,财政主要来源靠土地收入。要改革土地制度,必须改变地方政府职能,放开一级市场,才能实现土地市场的一体化。不解决这个问题,仅仅靠提高征地补偿标准,土地制度改革就不可能彻底。

  但郭书田表示,这样的改革会断了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之路,因此必须配套进行财税改革,改变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的关系。

  郭书田表示,在形成统一的土地市场之后,土地的价格就可以由市场供求关系来决定,政府负责制定规则、监督。

  对审批项目规定审批时限

  到期不批复视为同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改革方案报告中提出,大幅度实质性减少行政审批,对仍需审批的项目,规定审批时限,到期不批复视为同意。此外,要建立审批事项重大失误责任追究制,对审批失当造成重大损失的,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此前,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国家行政学院院长杨晶在“省部级领导干部转型升级研讨班”开班讲话中指出,目前中央层面仍有1500多个行政审批事项,地方政府层面还有1.7万个。

  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本届政府内要削减1/3以上的行政审批事项,也就是说,中央层面至少有500项行政审批事项要被取消或下放。

  截至目前,本届政府减少行政审批的力度不可谓不大。截至6月,国务院已经两次减少行政审批事项,近日,又取消了314项各省(区、市)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

  “基本从2006年开始,全国各地陆续就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进行探索和尝试,广东、四川等地,都有比较好的做法。”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认为,有关对“规定审批时限”、“建立审批事项重大失误责任追究制”的改革建议,通过一些地方尝试也取得不错效果,“但从各地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效果来看,一段时间后很多改革措施也会出现回潮和不了了之。”

  竹立家认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难以执行到位,根本还在于政府改革未触及要害。

  “行政体制改革的要害仍在于政府自身建设的改革,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只是其中的一方面。”竹立家认为,只有通过政府内部管理机制、责任机制、绩效机制、奖惩机制的建立健全,提高政府自身的战斗力和执行力,才能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等措施落实到位。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认为,减少行政审批项目的数量多少不重要,政府是否真正转变了职能,成为了服务型政府才是关键因素。因而这场“政府革自己的命”的改革,成效到底如何,仍待观察。

  C

  建立公务员廉洁年金制度

  公共部门及国企领导班子、新提拔干部率先公布个人财产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人气: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