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网易新闻中心

2013-11-07 01:02 陕西新闻网 点击次数 :

后高考时代


【内文导读】

高分复读“清北班”:非清华北大不读

高招进入“战国时代”:掐尖行动

清华北大欲定新游戏规则

高分复读“清北班”

“即便我知道自己来年可以成为状元、考上清华,我也绝不会再去复读了”

《望东方周刊》记者葛江涛、米艾尼 | 山东日照、北京报道

7月,和高校录取同步,各地复读学校也在火热招生中。

今年高考报名人数最多的河南省有95.24万考生,其中复读生达33万,占报考人数的34.7%,其中包括大量之前已经考过本科线的高分考生,还有一部分专门以冲刺清华、北大为人生目标的“定向考生”。根据往年惯例估算,今年高考后,高分复读生比例将超过10%。

“距清华北大录取分数线20分以内的学生,除减免全部费用外,每月发生活补助;通过复读考入清华北大两校的学生,将获得10万元现金奖励”。

这是河南郑州国华补习学校今年的招生规定。面对课改压力,这家著名复读学校打出“新课改、新高考、新成就,选择复读更具竞争力”的口号,宣称“新教材的新东西并不神秘,经过复读完全可以解决,新教材对于复读生反而更有优势。”该校今年将招收5000名复读生,其中以冲刺清华、北大为目的的“清北班”报名情况尤为热烈。

在山东、河北、河南、四川、重庆、陕西等传统“高考大省”, 高分自愿落榜生是实践复读学校“挑战新课改”、“一年增加100分”,“不上清华北大绝不罢休”等口号的生力军。

高分复读,已成为“后高考时代”的一个关键词。

每天早上一起床,就觉得这一天特别黑暗

“每晚翻来覆去地做梦,梦见考上了,醒来还是笑的;梦见考不上,醒来一枕头眼泪。”随着成绩查询日期临近,山东日照复读考生张璐这样描述自己的紧张心情。

张璐去年高考分数是640分,比山东省586分一本线高出整整54分。而去年清华大学在当地的录取线为685分,张璐尚差45分,第二志愿将她调剂到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经济金融专业。由于对录取结果不满,她选择了复读。

复读的日子里,时间就是个发条闹钟:张璐每天早上5点准时起床,洗刷后5点半之前赶到教室开始晨读,6点半吃早饭,10分钟内吃完,回到教室继续早自习。

从8点10分开始,上午4节课上到11点50分,中间课间操也因为扩充学习时间而被省略掉。放学后到下午2点20分上课的2个半小时学校是安排的午休时间,但一年中张璐从没进行过午休,午饭时间也控制在10分钟之内,然后尽快赶回教室自习。

下午接连4节课,从下课的5点50分到傍晚6点30分听力课开始前这40分钟是学生吃晚饭、打扫教室卫生还有打开水、洗衣服的时间。张璐同班的班长王明伟说这是大家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间段,而这段时间中,走读的张璐比别人能省出十几分钟,因为教室打扫卫生不能用,她就到操场或其他僻静地方读书。

晚上6点50分开始的晚自习连上3节课,9点30分放学。张璐一般在教室里学到9点50分关灯时间,带着书本回家后还要再复习到11点后才上床。

“复读班里的睡觉跟去年高三时都不太一样。”张璐说,高三时一般学习累了躺下很快就睡着,而复读的一年里,她总是闭上眼睛一页一页想着课本上的内容,往往想了很久才允许自己进入梦乡。

“每天早上一起床,我就觉得这一天特别黑暗,”总结过去一年的日子,张璐说每天早晨的这个感觉让她印象最为深刻。但是“宁可屈一年,不能屈四年,如果考上北大清华,一切就值了!”

状元称复读生活不堪回首

“如果现在让我做选择,即便我知道自己来年可以成为状元、考上清华,我也绝对不会再去复读了”。2008年高考得了610分,2009年考出693分、以河南省理科状元身份考入清华的庞博这样告诉本刊记者,态度决绝。

庞博毕业于河南省禹州市第一高级中学,他的高三同学里几乎有一半人加入了复读的行列。“我复读那年,我们学校的复读班有6个,大概五六百个复读生,而正常高三毕业班也才八九个班级。”

“那种崩溃的情绪,真是不堪回首⋯⋯”庞博回忆说,深圳新闻网,复读一开始,他就在课桌旁边铺了一张报纸,结果高考前,上面的卷子摞了半米多高,比他第一年参加高考时,做题量增长了一倍。“什么叫题海战术,哪个复读生不是这样?”

庞博说,有一种巨大的焦虑感天天如影随形。“我开始复读的时候,目标就是考清华,但是越复习越觉得没底。”他形容复读是真正的全身心投入,除了高考,人生再没有别的内容。这是应届高三生很难做到的,“因为他们还不知道高考到底有多残酷”。

去年,庞博的复读同学中只有他一个上了清华,还有3个上了北大医学部。禹州市从恢复高考以来从没出过一个省状元,他是第一个。学校给他发了2万元奖励,他还同时拿到了清华大学的一等奖学金。

庞博说,当状元和考上清华来说,他更为考上清华高兴。“状元像买一赠一那个赠品,考上清华才是比较实惠的。”等他到了清华,同学们很惊讶他的复读身份,“复读也能考状元?”这是大家普遍的态度。

他后来得知,复读的状元并非他一个,同学中有悲壮复读故事的也大有人在。跟他同年进入清华的一个新生,曾经是他高中的学长,那人为了考清华连续复读了4年。

“我对他的执着很敬佩,但是我觉得这4年不值。”庞博说,名校的好处与4年的年龄成本比,很难说最后得到的是正向的结果。他认为,这种成绩很好而反复复读的学生,都是当前高考制度造成的制度性“杯具”。

“对于我们学校这种小县城里的普通高中来说,参加自招能够成功的概率很小,可能连第一轮材料审核都过不去。因为我们那里没有老师给予自招的指导,学校名气也不够。”

自我感觉发展比较全面的庞博说,如果他是大城市的考生,能够及时掌握自招的各种信息,或许他第一年就通过自招政策进入了一流大学,不用再经历那痛苦、没有创造力、完全是被耽误的一年。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人气: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