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政府3年欠70万“猪蹄宴”款竟有三大官谣?

2013-10-27 09:32 陕西新闻网 点击次数 :

昨日,有媒体报道,河南许昌襄城县王洛镇镇政府在当地一家餐馆三年欠下70万元白条,以致餐馆老板不得不在店外挂条幅讨账。昨日,王洛镇镇政府证实存在打白条欠款一事,称所有欠款已于昨日还清。

襄城县委宣传部称,目前该镇党委书记已被停职接受检查,县纪委已介入调查其中是否存在违规情况。(20131026“新京报”《河南欠70万“猪蹄款”官员:上级检查工作才吃猪蹄》)

 

河南许昌襄城县王洛镇镇政府在当地一家餐馆三年欠下70万元白条,近几天成为媒体的一个焦点。当许多人将目光集中在政府打白条吃“猪蹄宴”,质疑官员大吃大喝时,我的视点且不在这里。因为在我的眼中,在这一事件中起码有三大“官谣”存在。

 

王洛镇政府办公室主任赵占红说“这不是白条,深圳新闻资讯 ,是镇政府开具的单据”,然而他接着说“政府人员接待上级部门检查吃饭时,一般会先开具单据,接待人员拿着单据给猪蹄店老板,老板凭单据索要有关欠款”。以他这样的说法,所谓的“单据”实际上不就是“白条”?正因为如此,将明明白白的“白条”,美其名曰为“单据”,可不可以算作“官谣”之一?

   

“‘红烧猪蹄店’老板耿伟杰对媒体出具了其中两张欠条,一张显示,王洛镇政府2011年、2012年共欠下耿伟杰“餐费”合计574876元整,欠条日期不详,落款盖着襄城县王洛镇人民政府的财务公章,另一张则欠耿8万余元”,从两张欠条的合计看,虽然不到70万,但也已经有了65万多,这应该是一个铁定的事实。

 

在这个铁定的事实后面,我注意到赵占红主任还有一句话,叫做“今年以来,镇政府几乎没去过猪蹄店”。按这样的说法计算,哪怕后面那张“8万余元”的欠条可以忽略不计,那么20112012两年中官员就吃了“574876元整”。这就是说,平均每个月的“餐费”超过了2万元。以此按平均计算,每天平均的餐费应该超过了600元。再如果按店老板耿伟杰“一般少的话一顿吃一二百,多的三四百。不算特别高”这样的说法,不说明一天有平均两至三餐发生?于是,第二个“官谣”来了!

 

赵占红主任在回答“新京报”记者时说,“一般上级领导来检查,指导工作时,会去猪蹄店吃饭”。如果这一说法成立,不说明每天来这个镇检查工作的“上级领导”,竟有两、三拨之多?不然,平均每天超过600元的餐费“白条”从何而来?这不明显是一个“官谣”?

 

如果平均每天没有两、三拨来检查工作的“上级领导”,那么由“白条”产生的餐费,怎么会有那么多?以此推论,那么赵占红主任“如果没公务接待,镇政府工作人员不会自己去吃”这样的说法,岂非又是一个谎言?上级领导不是天天来,即使天天来也不可能有两、三拨,那么这些“白条”谁有权利打?那些“猪蹄宴”谁有“资格”吃?不是镇政府工作人员吃的还能有谁?这是不是第三个“官谣”?

 

行笔至此时,我想到了那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成语,事情发展到了这步田地,镇政府领导还能自圆其说?但这样的事,岂非是用脚趾头想想都能想清楚?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猪蹄宴”是必吃无疑的事(谁敢保证有人不是借检查工作为由来此吃“猪蹄宴?);因为有这个“由头”在,哪怕没有上级领导来,以此为名义“蹭饭吃”也应该经常发生;因为是“白条”且吃的人多,所以你吃我吃大家吃,吃得连竟有多少“白条”欠着也没数了;及至因老板催讨无果“因条返贫”打出条幅,继尔媒体介入,于是镇里慌了手脚,才一边赶紧筹款还债,一边语无伦次起来,变成了前言不搭后语。不然,何以有那么多“官谣”发生?

 

三大“官谣”的发生说明啥?说明心中害怕,说明心中有鬼。俗话说“越怕越有鬼,有鬼就要捉”,不得好好查查?且在查清此事的同时,对频频发生的所谓“上级领导检查”,不也好好查查?除此之外还发生了什么,不也得好好查查?

我们,正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人气: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 | 网站地图